卖身成功的一些随想

还记得在北航那会就跟笑脸谈到过:有时有些很好的想法、点子,然而当时并没有机会记录下来,事后再试图回想起来,却是徒劳无功了。那么这次又是隔了一年半才终于上来写点什么,许多想法早已记不起来了,着实可惜。不过好歹写点什么总是比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强的——看了几篇之前的文章,还能唤起自己当时的心境,这样也就勉强算是对得起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自己坐在电脑前斟酌码字了吧。

跟Transpower签了两年的合同,把自己卖啦~价钱也不错,按福利局标准我一个人的收入能养活四口之家了。成功找到工作,自己付出的努力是不少的,但我想这次跟以往考试升学顺利的不同之处在于:我意识到了环境(包括其他人)对自己所起的巨大影响和作用;我意识到了同一个小圈子里区分大家的东西往往是性格和习惯上的不同,而这些又跟每个人自己的家庭、文化背景有关;最后一点大概只能算自己的见解,并不能算作客观解读——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和区别,决定性因素并不是客观物质条件(例子:钱-写成资本也许更好听一些,但那又如何呢;户籍学籍大约也可以算在客观一项),而是人本身的行为模式(有没有目标和规划;行动力;处人处事的原则;深层动机)。以前我没想过是老师教得好家庭教育基础打得好,就觉得自己聪明会学,碰上一些好机会而已。 有句老话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一个工科毕业生琢磨这些大约有点门外汉自己瞎掰扯之嫌,不过我还是觉得琢磨琢磨这些“玄”的东西挺有意思的,何况在羊村有大把的时间一个人清净,不想点有的没的简直对不起自己。

求职跟考试其实是有几分相似的,要我说其实很多要素都可以一一对应:公司介绍会和招聘会对应报考,简历和求职信对应准考证,面试前期准备正如考试复习,面试对应考场答题,HR答复对应出分,后期跟进对应老师讲评试卷。学历经历相仿的人找工作,结果有时大相径庭,除去各有所志的,得意失意的背后原因大体能从分析考试的角度来找到原因。在学校时有老师、家长督促,很多个人问题并不会暴露出来;走上社会,爸妈能点拨的往往已经不多了,他们的经验至少是二十年前的,往往不适用于现在;其他人更是无利害相关,何必多此一举帮你一码呢。准备一次面试,从了解行业开始,其次是了解这家公司,再了解竞争对手和上下游产业,最后针对职位准备自己的材料。

说到这里,感觉需要离题说说大学教育了。北航三年,奥大三年,走了弯路多用了时间,不过现在看来这些功夫没有白费。两国顶尖学府的教育算是都“沉浸式体验”过了,来说说两个熔炉有啥不同吧。北航的本科基本上就是高中的延伸,学习、锻炼还是靠老师辅导员之类督促着来(我不否认有自觉的人,但是大多数情况就是如此)。本科生做研究?不存在的,做实验跟做广播体操一样,照着样子做一遍记记数据编些总结(多半是课本里结论换个样子复述)交实验报告完事。写论文就更不用说了,能抄会编生凑即可。找工作就是开个集会一帮公司来收简历,把厉害的挑一挑带走(保研的类似);家里能安排出路的,走铺好的路;其他的自生自灭——经济没压力的考研读研(拖时间)再看看出路;没辙的想办法找份糊口的工作,便也那样下去了;家里有钱烧自己创业的毕竟是极少数。要说北航也不是最好——清华北大顶着呢,不过我所了解的情况大家也基本都是这样。总结一下:前几年基本是高中生活翻版,最后一年讲讲就业形势动员动员赶鸭子上架准备出路,出来感觉自己就是“大学生”——年级大一些的学生(此处可根据个人心理状态不同补充为小学生或中学生)。当年选学校选专业怎么懵逼,现在选行业选公司还是怎么懵逼。

奥大,学习上的难度是不及北航的,不过也有其所长:不论基础课还是选修课,内容都结合了当下的行业和研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奥大学习的深度是比北航要强的,不强调数学工具本身,而是强调如何分析问题、应用工具来解决实际、当下的问题。(小学数学应用题既视感?)国内以老师教学为主,奥大则老师讲解基本原理、介绍一些学界行业的新动态,具体问题留给学生自己探索尝试,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认识,老师再释疑。强调合作——大量的2-5人小组作业,每个学年都有一门课是10人以上的多专业学生组成团队,一起探索一个现实情景问题的解决方案。作业以设计、做原型机为主,打分主要是看作品性能、项目报告写作质量、现场回答老师提问(没有答辩那么高端,更随性一些)。常在工程这个背景下引入伦理道德、财会方面的知识,拓展视野。学校吸引和邀请业内公司来学校networking这方面做的很成功,单我所在的工程学院每个学期至少有两次大型的event,基本上每周都有一两个公司来学校。此外也经常邀请近年的卓越毕业生回校分享自己事业上的经历和体会。当然,参不参加这些活动对成绩单、学分是没有任何影响的,也没有辅导员这种东西(?)催着你去。最重要大概是毕业要求有800个小时行业内实习,学校不安排,自己找,而且得在两个不同的公司完成,真正去参与行业实践。在Genesis实习时GM的分享课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想要创造价值提升自己,加入到有变革、创新的行业绝对事半功倍,用咱们的老话说就是时势造英雄/男怕入错行。(性别平等这根弦不能松,用这话不代表我认同女就靠嫁得好)我还记得大四工学院经管课上,老师当场统计了一下坐在教室里的人 已找到工作/准备继续深造/还在找工作/打算gap year 的比例(国内我还记得第一年拿往届就业率出来忽悠一下,快毕业再把往届数据拿出来加上往届考研成绩鼓舞一下)。四成已经签了公司,三成准备继续读,还有三成在找,打算gap year的零星几个点。我当时还属于在找的行列,其实压力挺大的。不过实验室里天天见比我菜的同学都能签到公司,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GPA虽然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并不高,不过做项目华裔和其他族裔的同学的问题我都能搞定,自己搞到Genesis实习也是其他人觉得我牛的因素之一)入读选的专业是电子电气工程,到大四我已经很确定自己就是想做电力行业(为了糊口做建筑配套和电子设计也不是不行),最终我如愿加入了心心念念的Transpower Graduate Program。

这两天看了看知乎故事会上关于求职面试找工作的问答,深感自己十分幸运——我的经历里求职招聘双方都按剧本来,互相尊重,即便没成也及时告知。没碰上双规面试(规定地址大老远,规定时间段唯一没得挑),都是交通便利的地点,协商决定面试日期时间;没有魔幻的低薪试工期,合同里薪水年假医保社保一样不少。资本主义的老师说:Everything begins with someone with money, and want to do something with the money. 而正因为直面钱与人之间的关系,许多事情都十分简单。劳资关系,又不是当家奴,何必讲奉献呢。我也明白人口基数大,竞争激烈,但是有些乱相并不是一个竞争激烈就能带过去的。

最早分文理时觉得理科纯粹,不怎么需要跟人打交道。现在学出来了,倒是明白了跟人打交道的重要,现代社会单枪匹马不能成事,总要靠团队。常常接锅的“体制问题”,根源往往在人上。理工固然是一个基础,要解决问题、改善生活、改变社会,必从影响人、改变人开始。

这次就写到这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