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成功的一些随想

还记得在北航那会就跟笑脸谈到过:有时有些很好的想法、点子,然而当时并没有机会记录下来,事后再试图回想起来,却是徒劳无功了。那么这次又是隔了一年半才终于上来写点什么,许多想法早已记不起来了,着实可惜。不过好歹写点什么总是比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强的——看了几篇之前的文章,还能唤起自己当时的心境,这样也就勉强算是对得起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自己坐在电脑前斟酌码字了吧。

跟Transpower签了两年的合同,把自己卖啦~价钱也不错,按福利局标准我一个人的收入能养活四口之家了。成功找到工作,自己付出的努力是不少的,但我想这次跟以往考试升学顺利的不同之处在于:我意识到了环境(包括其他人)对自己所起的巨大影响和作用;我意识到了同一个小圈子里区分大家的东西往往是性格和习惯上的不同,而这些又跟每个人自己的家庭、文化背景有关;最后一点大概只能算自己的见解,并不能算作客观解读——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和区别,决定性因素并不是客观物质条件(例子:钱-写成资本也许更好听一些,但那又如何呢;户籍学籍大约也可以算在客观一项),而是人本身的行为模式(有没有目标和规划;行动力;处人处事的原则;深层动机)。以前我没想过是老师教得好家庭教育基础打得好,就觉得自己聪明会学,碰上一些好机会而已。 有句老话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一个工科毕业生琢磨这些大约有点门外汉自己瞎掰扯之嫌,不过我还是觉得琢磨琢磨这些“玄”的东西挺有意思的,何况在羊村有大把的时间一个人清净,不想点有的没的简直对不起自己。

求职跟考试其实是有几分相似的,要我说其实很多要素都可以一一对应:公司介绍会和招聘会对应报考,简历和求职信对应准考证,面试前期准备正如考试复习,面试对应考场答题,HR答复对应出分,后期跟进对应老师讲评试卷。学历经历相仿的人找工作,结果有时大相径庭,除去各有所志的,得意失意的背后原因大体能从分析考试的角度来找到原因。在学校时有老师、家长督促,很多个人问题并不会暴露出来;走上社会,爸妈能点拨的往往已经不多了,他们的经验至少是二十年前的,往往不适用于现在;其他人更是无利害相关,何必多此一举帮你一码呢。准备一次面试,从了解行业开始,其次是了解这家公司,再了解竞争对手和上下游产业,最后针对职位准备自己的材料。

说到这里,感觉需要离题说说大学教育了。北航三年,奥大三年,走了弯路多用了时间,不过现在看来这些功夫没有白费。两国顶尖学府的教育算是都“沉浸式体验”过了,来说说两个熔炉有啥不同吧。北航的本科基本上就是高中的延伸,学习、锻炼还是靠老师辅导员之类督促着来(我不否认有自觉的人,但是大多数情况就是如此)。本科生做研究?不存在的,做实验跟做广播体操一样,照着样子做一遍记记数据编些总结(多半是课本里结论换个样子复述)交实验报告完事。写论文就更不用说了,能抄会编生凑即可。找工作就是开个集会一帮公司来收简历,把厉害的挑一挑带走(保研的类似);家里能安排出路的,走铺好的路;其他的自生自灭——经济没压力的考研读研(拖时间)再看看出路;没辙的想办法找份糊口的工作,便也那样下去了;家里有钱烧自己创业的毕竟是极少数。要说北航也不是最好——清华北大顶着呢,不过我所了解的情况大家也基本都是这样。总结一下:前几年基本是高中生活翻版,最后一年讲讲就业形势动员动员赶鸭子上架准备出路,出来感觉自己就是“大学生”——年级大一些的学生(此处可根据个人心理状态不同补充为小学生或中学生)。当年选学校选专业怎么懵逼,现在选行业选公司还是怎么懵逼。

奥大,学习上的难度是不及北航的,不过也有其所长:不论基础课还是选修课,内容都结合了当下的行业和研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奥大学习的深度是比北航要强的,不强调数学工具本身,而是强调如何分析问题、应用工具来解决实际、当下的问题。(小学数学应用题既视感?)国内以老师教学为主,奥大则老师讲解基本原理、介绍一些学界行业的新动态,具体问题留给学生自己探索尝试,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认识,老师再释疑。强调合作——大量的2-5人小组作业,每个学年都有一门课是10人以上的多专业学生组成团队,一起探索一个现实情景问题的解决方案。作业以设计、做原型机为主,打分主要是看作品性能、项目报告写作质量、现场回答老师提问(没有答辩那么高端,更随性一些)。常在工程这个背景下引入伦理道德、财会方面的知识,拓展视野。学校吸引和邀请业内公司来学校networking这方面做的很成功,单我所在的工程学院每个学期至少有两次大型的event,基本上每周都有一两个公司来学校。此外也经常邀请近年的卓越毕业生回校分享自己事业上的经历和体会。当然,参不参加这些活动对成绩单、学分是没有任何影响的,也没有辅导员这种东西(?)催着你去。最重要大概是毕业要求有800个小时行业内实习,学校不安排,自己找,而且得在两个不同的公司完成,真正去参与行业实践。在Genesis实习时GM的分享课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想要创造价值提升自己,加入到有变革、创新的行业绝对事半功倍,用咱们的老话说就是时势造英雄/男怕入错行。(性别平等这根弦不能松,用这话不代表我认同女就靠嫁得好)我还记得大四工学院经管课上,老师当场统计了一下坐在教室里的人 已找到工作/准备继续深造/还在找工作/打算gap year 的比例(国内我还记得第一年拿往届就业率出来忽悠一下,快毕业再把往届数据拿出来加上往届考研成绩鼓舞一下)。四成已经签了公司,三成准备继续读,还有三成在找,打算gap year的零星几个点。我当时还属于在找的行列,其实压力挺大的。不过实验室里天天见比我菜的同学都能签到公司,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GPA虽然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并不高,不过做项目华裔和其他族裔的同学的问题我都能搞定,自己搞到Genesis实习也是其他人觉得我牛的因素之一)入读选的专业是电子电气工程,到大四我已经很确定自己就是想做电力行业(为了糊口做建筑配套和电子设计也不是不行),最终我如愿加入了心心念念的Transpower Graduate Program。

这两天看了看知乎故事会上关于求职面试找工作的问答,深感自己十分幸运——我的经历里求职招聘双方都按剧本来,互相尊重,即便没成也及时告知。没碰上双规面试(规定地址大老远,规定时间段唯一没得挑),都是交通便利的地点,协商决定面试日期时间;没有魔幻的低薪试工期,合同里薪水年假医保社保一样不少。资本主义的老师说:Everything begins with someone with money, and want to do something with the money. 而正因为直面钱与人之间的关系,许多事情都十分简单。劳资关系,又不是当家奴,何必讲奉献呢。我也明白人口基数大,竞争激烈,但是有些乱相并不是一个竞争激烈就能带过去的。

最早分文理时觉得理科纯粹,不怎么需要跟人打交道。现在学出来了,倒是明白了跟人打交道的重要,现代社会单枪匹马不能成事,总要靠团队。常常接锅的“体制问题”,根源往往在人上。理工固然是一个基础,要解决问题、改善生活、改变社会,必从影响人、改变人开始。

这次就写到这吧,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又一个两年 Thur.14.1.2016/一六年一月十四日

算来这七百天大约有几十次想再写点什么,然而这样那样的事情总是没完(其实还是懒)。这次心血来潮还是因为早上在日志里写日期的时候蓦然想到竟然已经习惯了dd/mm/yyyy的格式了,看年月日和美式的mm/dd/yyyy觉得有些陌生。

实在想不起上次写的时候是如何的心情了,应该已经是来了新西兰开学第一个月吧,那应该是因为老妈还在,似乎那会喊我吃饭了就没有写完。那么那时候已经知道了一切都是场误会,不过我已经遇到了死胖子。大概是在上一年10月吧,你说要过来找我,死胖子那个月要回国,简单地说就是心烦意乱。自暴自弃了一段时间告诉我那是假的,但是改变了的东西怎么也不会回到原来的样子了。再加上在北航觉得并没有什么光明的前途,到羊村的决定是不会改变了。高中三年,大学过去了两年半,出来从二年级开始读又一个三年,这些都算上之后还会有未知的时间需要等待,而我们真正相处的时间实际上也只有初三一年罢了。更何况这期间又不是没有这样那样的莫名其妙的事情。另外我也隐约感觉到我难以融入你的朋友圈,反过来你也并不怎么能融入我的,大概多多少少都有付出一点努力,但跟时间和空间的间隔比起来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大二时的感觉是我不喜欢你,但是依然爱你,到写下这些的时候爱大约已淡去了吧,但是依然有着喜欢的感觉(就算这点感觉也是因为距离产生的吧。。。。)。

死胖子心肠好,不过简直啥都要指点一下也是烦烦哒。。。他自己的学业和工作和生活我只能尽量不去想,他值得信赖吗?可以依靠吗?我并不清楚,我只能相信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喜欢他,但我无法确定我是否爱他。羊村毕竟没啥朋友,他可以跟我讨论,给我建议,陪我打发时间,我并不会感到无所依靠。我不想失去。

工作上实际上有许多可以提的。 Robin, Ian , John, Peter, David, all of them are nice people. 在Genesis Energy的时间不仅是第一次真正在行业内工作、学习,也是首次和洋人在工作环境中共事。但是今天时间已经晚了暂且留到下回吧,就说说最近的感受。

来到羊村以后就算是庞大留学生大军中的一员了,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得益于爸妈属于本地居民,学费并不高昂。然而每当在填写个人信息的时候总有一个问题萦绕在心头:有了这张签证,我是新西兰人吗?这远比以往在深圳、北京、湖北老家感受到的疑惑更深:我是哪里人?在未来也许还会去其他国家和地区工作、生活,当其他人问起我where are you from的时候,我会如何回答呢?我现下的答案只是最近的一个念头发展出来的想法,也许它会伴随我到每一块不同的土地上。——我从生到死都是华人,我来自中国,我的家在深圳,我出生在北京。当我在图书馆里看着白人(严格来说安格鲁撒克森人。。不过这么长还不如就白人呢!)、毛利人、印度人、阿拉伯人、亚洲人、黑人,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来来往往的时候,我常常暗思索:如果他们生在这里,他们觉得自己是新西兰人吗?当中留学或移民到这里的,他们又觉得自己是谁呢?直到我意识到谈起where are you from这个话题的时候,尽管他们的祖国也许不算强大,大多数人都直截了当的回答了自己父辈祖辈的国家(爱尔兰,北非,马来,印度),而出生在本地的华裔中却有很多人因为家庭疏于教育失去了自己的母语,往往回答I was born in New Zealand。我并不想也无意评判任何人,然而现实是尽管出生在这里,你的外貌、基因所带来的族裔这个标签,将永远伴随着人的一生。白人毕竟在此已经殖民耕耘了近三百年,对他们来说这里已经与家乡无异,更不必说毛利人对Aotearoa的归属感。不管别人的境况如何,对我来说尽管跟其他民族相处也并不困难,但总是在华裔中我感到最自在、可以谈的更多。谈不上为生在中国自豪,但我也并不因此感到低人一等。新西兰的亚裔如今比例并不少,可以预见亚裔未来一定会在这里、以及世界各地开枝散叶,而这并不是用枪炮抢来的,而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应得的,我为这样的未来而努力,也衷心希望中国、亚洲可以和平崛起。

在国内不觉得,身在异国愈发感到祖国的语言、文化、风俗、习惯已经是我的一部分,这大约也是在异国特别愿意亲近同乡的原因吧。为数不多的机会我还是愿意签中文名,然而诸如标题这样的日期,刚来的时候想半天怎么写,现在还真有点不适应年月日的写法了。

我想我还是不后悔在北航的时光的,想到飞梦、钢琴协会、伽伽菜菜曼曼,都是十分珍贵的回忆。

写到这突然十分想念姥姥还有高中初中小学的朋友们了。

就先这样吧。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2 years have passed

上一次都是12年了,想来真是很快。中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以后不会再连篇累牍的写关于你的事,这次就好好的写个bad end吧(其实也不坏?)。

厦门一别之后就回归学校了,虽然知道学建筑的很忙经常联系不到。试图联系但是一般没回音而且印象中也没有你主动找我的样子。扪心自问,焦虑 不安 不信任感,学习也一塌糊涂。然后放假回家依然想必双方家长做工作不少,我生日前还算是短信小吵了番然后就确实互相没联系了。然后就收到dear John。基本临门一脚真的彻底死心了。在这里我确实要承认自己手机是没怎么注意所以让老妈翻到还有联系是我不对,至于最终无法挽回正是因为此事还是别的我也不想做无谓的思考。开始还有点侥幸期待会有个解释,浑浑噩噩等了许久也没什么曙光就自觉拖黑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厦门归来!

过了两天有忘掉的东西啦已经,想法这种东西果然是转瞬即逝;;;扶额

闲扯是免不了的!那么就从旅游说起吧

小学出去旅游也就去过张家界-爸妈一起;NZ-老妈带一回老爸带一回。前者是爬山不过那时候小倒不觉得累,只是那时候山水花草对我来说比吃的差多了好吗!NZ的话,牛奶很好喝,西梅很好吃,,,恩 吃的印象深刻 然后就是海水 还有间歇泉啊漂流啊。。。看叔叔阿姨蹦极,那时候只觉得好卡帕。。。。(恩其实现在挺想试试的)跟团因为有爸妈所以不觉得很辛苦。说起来港大面试的时候的话题就是谈谈对旅游的看法,我发言次序并不靠前,听其他人讲旅游的气氛就是pack ride take pic move on感觉很累,我又并讲不上来我所认为的旅游是哪样,只简单的说了不应该是工作中的压力和紧张情绪的延伸。诚然舟车劳顿是免不了的,我只是觉得旅游应该是放松神经体验不同的生活。

游记就不写了,哪天忘了看了啥再去一回就好了~下面直接进入感想=w=

姥姥今天说起人在哪都只是暂住罢了,想想就算一辈子都住一个地方相对于地点本身也不过是个过客。咱实在难以想象姥姥的去世,一方面怕“子欲养而亲不在”,另一方面又是“活着的时候如果知道咱的选择恐怕不会是高兴的”。恩还是说厦门的感想吧,其实和好以来咱好像都没写东西呢。。只能说咱确实如刚和好时所说,也许会想逃开–以往是不会这样的,现在想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comfort zone, safety zone, whatever. 当然还是喜欢的,只是有意无意的有所保留。一方面觉得这样很没意思,一方面又怕再失望一回。犹犹豫豫战战兢兢于是就有点浑浑噩噩的过了上学期;;;还好,不晚。再次北京见到的感觉有那么一丝丝只是因为和好了所以就见到了的感觉,当然那时候也很开心,不过也有那么点苦涩。缩头缩脑显然不能避免咱越陷越深,一个人当然也很好,依赖的心情不交给任何人自然也就不怕落空,只是有个你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尽管还是不知道为啥,这就是人的奇妙之处么?)。依赖别人并被依赖者还是很,,,高兴的事情。刚到厦门咱实在有点感慨,上次到达高崎机场的心情是不同的,那时对你的大概毫无疑问就是患得患失的心情,这次却是不敢确信失而复得这件事本身。所以说不要一上来就那么热情的chu脸蛋啦咱很慢热的=-=。

稍微偏一点点,说说咱对伴侣的看法。两个人在一起是为了什么呢?为什么一定非对方不可?真要追究的话也许会回到一夫一妻制是怎么回事之类的杂七杂八的事情上。总之咱擅自就分为两个方面的原因。首先稳定专一的关系是健康的保证(打飞)。其次大概就是所谓的如果真是专注于一个人身上,自然也就不会再有心分给别的人。我看网上有说男女朋友就要包容这包容那的,并不十分认同。以前大概也曾这么想过,后来意识到这样不连能直谏的朋友的不如。真是关心的话,应是互相促进而不是原地踏步。顺带提下H好了,(捂脸泪奔,明知道你会看然后还要镇定的写自己有点不想让你知道的想法实在太像被强X了好不好)咱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心结,咱当然知道既成事实不可能改变,大体上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只是从自己对一些事上的疑虑还是自知有没有解开,并不清楚对此需要的是时间 承诺 还是别的什么。只是每每想起心里就有点惋惜郁闷。还是说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不需要为之纠结?但咱真的不想因为某些心结而开不起普通的玩笑。

再说说成年人的枷锁吧。明天再战恩。。

 

 

嘛,完全想通的话大概在哪chu都木有问题!不过至少请不要随时随地推我;;

发表在 summary | 留下评论

“意在机先”

现在想起来还是浑身颤抖 以后会想起来也会继续颤抖下去..

假期一如预想的不平静,只是没想到那么快.嗯,这样说起来的话算是有长进?那么多事都跟家里人说了呢.pat pat.(笑,跳过的恐怕也不少吧)

咱,自始至终都不曾怀疑遇到乃是十分幸运的,而与汝坠入情网在咱看来也是blessing而非curse. 咱怀疑过自己喜欢汝是不是只是少年轻狂出于对家长的叛逆等等,回过头来看老爸因腰疼而积攒的不满和老妈因不安而加诸于咱的各种事项,如果不是和汝相处过努力的理解过恐怕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如此的理解爸妈.我爱我的爸爸妈妈.自己想做什么事情也不怎么寄希望于他人,嘛不过当然一个人很难成事,但是幸运的单单因为勇气有时也会吸引一些人追随什么的.以前是一个人,以后也会是一个人.总之说是付出很多咱也不否认,但得到的也很多,况且这种事本就无法衡量得失.

那么说说这次的经过好了.

按照时间顺序:

放假-乃跟乃家长把事情说了-乃家长在偶家出门前联系偶妈-旅游-归来后几天我妈找我谈话

按照咱主观顺序

放假-旅游-我妈找我

乃需要时间,所以咱把机会让给汝了, 若不是咱早先就清楚这么做的可能后果,恐怕真的会不屑汝的做法.当然咱确实没有受到任何实质上的管制,但是难道只有那个才是值得让人愤怒的吗?明明是生咱养咱的爸妈却对咱心存戒备,生怕咱是个卞泰,难道这还不足以构成让咱愤慨之理由?心理咨询,讲座讲座讲座,我知道在老妈看来咱这样确实是病是罪是被诅咒,只是我,或者说现在的我还无法对此释怀.初次老妈和咱谈起结果变成咱向老妈大声吼叫呵斥,把在客厅的老爸吓得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确实是大事,而且不可以让老爸知道.打个哈哈当时混过去了,恐怕那是整个假期最凶险的时刻.后来和老妈出去好好聊了一趟,咱…咱当时确实是真心决定再不和汝有任何瓜葛,是为了爸妈委屈自己也是理所应当.嗯,咱连咱自己都骗过了呢,老妈应该会放心了,老爸就继续蒙在鼓里最好.事实上咱也确实心灰意冷,再让咱伸出手已委实不可能.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若是汝软弱的时刻给咱打电话 想起咱的时候给咱寄东西 深夜梦醒不负责任的给咱发短信 ………..咱还是会照单全收

咱说过的话汝总忘得七七八八,汝随口要求咱就铭记在心,高中时尚不能完全看开,现在拿得起放得下—-这算好么 真心不这么想,只是不这样的话咱所承受的屈辱足以推动咱选择另一条道路,不这样的话即便是如今的选择也让咱心感不甘.

我也很想知道 汝在咱心目中到底是什么分量

‘货车陷入泥坑的时候,商人便会根据货架上的货物的价值选择抛弃或是即使拼命也要保住货物’ 狼辛里的原文不太记得了 汝是咱货架上的珍宝?

咱喜欢蹭蹭汝的爪 脸 肚肚 嘛..

咱也喜欢抱抱汝 穿得厚厚的熊抱 刚下车给咱的抱抱  一丝不挂的抱抱

咱喜欢亲亲汝的嘴 干裂的时候想舔湿润(嘛..不过这样好像之后会干裂的更厉害?) 有唇油的时候想尝尝唇油的味道 顺便给汝刷刷牙什么的

多的也不说了

后来咱明白了咱所追求的平静并非从汝身上得来 离开汝的咱一样可以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平静 但是充满了无奈的平静 难以称之为完满

再说了 汝个大麻烦在外头给自己家别人家添乱 咱怎么可能放心的平静去

——所以汝在咱心中到底是什么分量

也想有但是自己不敢有的缺点? 稚嫩的承诺与约定构成的羁绊?略带甜美而多是苦涩的初恋?

这些有什么放不下的 咱都放下了 那时早已真心实意的选择了全部放下  交托给咱的心…..I do believe in god. My heart is the temple of my god. God is the greatness that lives inside me. 唔  绝对没有说自己很神的意思呢 我只是相信神与咱同在

都说最宽广的是人的心,咱可怜的神智不足以肩负起这些沉重,所以就放下了,撒手了,随心吧—果真再不感到生之重压 也算是应了咱那时按着自己的胸所说的”你在这里”

是啊 都放下了 放下了之后 汝在咱心中是什么分量呢

即便不想承认 也十分明白的 若是汝不向咱伸手 咱也就了无牵挂的继续一个人走下去 而且未尝不完满

这算是什么分量呢

明明如此的希望可以在一起 却还是选择放下了 这是什么分量呢

我不明白….是我又有什么想法连自己都骗过去了吗

其实还在军训 该睡了 明天..今天要五点起来洗胖次收拾桌面呢

晚安

…….晚安 睡好 have a nice day 亲爱的宝宝

卫可沁….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我还是觉得康德输了

康德的书还没有翻过,但是有很多相关的讨论咱有看到或者读到。人是理性的存在,纯粹的理性会将每一个人领向同一个道德标准。——太难了,不可能的,如果说咱觉得有哪些东西比共产主义更不可能,那一定有这个在内。

今天去了单向街的沙龙,等到醉钢琴来到会场的那时候。。。好开心嗯,跟有些崇拜的人擦肩而过的感觉什么的。。。听了开头和结尾,中间去找物质食粮了。

“你即你自由”,在二楼站着等的时候后面俩香港仔很开心的用香港话谈论所谓“敏感话题”,笑,虽然大陆确实很多人根本没想过去了解其他的生活是怎样的就觉得自己日子好,没有认真观察大陆就摆出不屑与怜悯的架势未免也有些可悲了呢。如果你全然支持民主,那么就不会对不论是纳粹还是共产或者宗教极端各种的人动粗吧,如果说动粗的动机是“我知道我是正确的,你是错误的,所以我扁你或者骂你是天理所归。”那么这已经不与任何现存的社会制度适应了——你支持的是law of nature(自然法什么的我不太喜欢),每个人都是裁决者和制裁者,但是造成的是无尽的混乱。而民主至少是建立在法制之上的,人所制定的法,人所制定的法与law of nature,决定的分别是契约社会和原始社会。

 

即使现在我也很难给自己确定那种社会会更适合人类——是的,适合而不是“好”。共产主义好不好?好啊?大家都有吃有喝有住,卑劣的品质全部没有了,多美好。可是真的适合人类么?given our original sin,人有可能没有阴暗面么?所谓的美好愿景是否对人类本性的压制呢?或者说,去掉了阴暗面的是人么?康德反驳的立足点会是“人有理性,而理性可以战胜这些,或者说使人对做有违自己给自己制定的准则的事情时心生愧疚”。如果一个人生下来的环境不幸的十分恶劣,给自己制定的准则最开始就是扭曲的,那么即使是如此也是道德的? 要说例子的话就是全金属狂潮的相良宗介(我竟然还记得名字),对他来说他的准则是符合那个战火硝烟的社会的,但是放到和平年代就。。。于是可以引发另一个问题——我们所推崇的道德准则,似乎是随着社会属性的不同而不同的。例如在母系社会里和在父系社会里的道德准则必定不同,而这种不同不是理性所能超越的,况且要推翻社会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前提,那无异与回归原始社会,无所谓道德。

 

说点别的顿悟吧,紫雨幽蝶里提到的“意在机先”稍微有所体会了。

时机出现的不可把握,但是要把握时机的意识一定会出现在所对应的时机之前,看穿这个意识的产生的瞬间,就能把握对手的下一步行动——在他还没有做出动作之前就已分出胜负。往俗了说“机会只等待有准备的人”。

背负越多思考越不敢下的棋,或许故意走错的那一步反而是最重要的一击。要迷惑对方首先就要骗得过自己,若是自己都忘却了自己原本的目的而以虚假的目标作为行动准则的话,对方也势必被迷惑。

 

一个政府有保护自己的权利吗?什么赋予了政府“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若是民主的政府,服务于人民,那么人民若是要求解散政府的话政府有什么理由来维护自己呢?

source of right实在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不把握它就谈民主,跟不种植小麦就像吃面包一样。

 

纯粹的理性,最终的道德准则,好比真理一样只能不断接近吧。

所以以对错作为准则什么的最讨厌了>_<~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知道是…呢

嘛 没错 说的就是就是XXX

为虾米就知道呢?这个嘛…咱不太明白 或者即使不是XXX应该也能看出来?

总之高中的时候就认出来了呗 佳义和堃哥

前者是一脸受相(咱怎么会觉得整天穿得很法西斯还偶尔带仿真X来学校的人受..)

后者是….咱只是觉得他身上有种粉色的气场..很粉…

总之 咱也被认出来了呗 当时

 

命运真是不同呢

佳义去了NZ 信心满满的呢这家伙 咱问他的事情;;他的答案是”信任”

咱做不到呗

..希望佳义能达成接人去NZ的目标呢 咱说不定那时候会去围观汝的XING福生活吧

堃哥去了魔都 不过似乎非常不顺心啊…加油出国吧孩子 咱觉得汝在国外一定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变态(这是十分真诚的祝愿)

咱算是四平八稳..?

总之过去的事情和目前的现状告一段落

 

佳义-咱-堃哥

对于自己是XXX的事的态度还算是个阶梯呢

佳义好像很自豪呐…(好羡慕..咱就是个弱B…)

咱是…反正是而已呗 还是有那么点耻感

堃哥是耻感MAX了吧;;;;;;那时候那么激动= =…

虽然咱努力的想让自己认为”是不是于自己无妨” 但是很清楚”是不是于相当多人非常有冲击”

所以…(省略一千字)

 

所有在翻譯文章的時候不停吐槽自High的傻逼都應該集中關起來燒死

 

好了我知道了 以后我不再自high了 我错了..

也没啥想写的= = 就这样吧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